[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期刊大全 学术资讯 下载中心 新闻专栏 稿件查询 在线投稿 客服中心
 新闻专栏

中国多地名人墓遭毁弃 以“无名氏”的面貌示人

时间:2014-4-8 18:56:04 来源:  点击:757

  当人们忙于清明祭扫时,在一些鲜为人知的角落,遗存着一些历史人物的古墓遗迹,这些墓主,生前或为皇亲高官,或为知名人士,完整的园寝历经盗墓、损毁,如今因缺少了基本的历史信息,只能以“无名氏”的面貌示人。

  探访

  王爷坟石构件 堆在7公里之外

  在丰台区青龙湖公园附近,游客时常发现,在一座仓库大院内,露天堆放着多件石刻文物,除供桌基本完整,其余皆为零散石刻,现场没有任何说明。为何在此?从哪里来?鲜有人知。

  而丰台区文委的工作人员都知道,这些石刻文物,来自7公里之外的侯家峪“清太宗位下第五子承泽亲王硕塞第二子博翁果诺之墓”。记者前往原址看到,地面仅剩些残砖碎石,还有一块倒地的区级文保碑。

  之所以出现以上情况,得从文物被盗说起。2009年,该墓仅存的祭祀用具“石五供”其中一尊宝瓶被盗;2010年,一尊蜡扦也被盗。主管部门无奈之下实施异地保护。

  家住侯家峪村的穆先生说,他祖上是看坟户,爷爷那辈儿还见过王爷家的后人前来祭拜。1949年以后,王爷坟陆续遭到破坏,仅剩下了一组“石五供”,再也见不到上香的后人。这几年,坟里最后几件东西也没了。若干年后,怕是也不会有人想起这些往事。

  清二品大员墓地 只余盗洞示人

  在房山区上万村西南的缓丘上,有一片三合土夯成的波浪形墓墙,因无文保碑记,很少有人知道,这里是清代二品大员孙国玺的墓地。

  孙国玺,雍正年间官至安徽巡抚(正二品),死后皇帝为其建墓立碑。

  古墓占地十余亩,周围人烟稀少,现被一片玉米地包围。

  “孙国玺?不知道,没听说过这人。”在上万村,记者先后向10多位村民打听孙国玺墓,所有人都不知道。记者发现,可能是受到看坟户姓氏影响,当地人都将孙国玺墓俗称为王家坟地,而忽略了古墓的真正主人。

  当地村民王先生告诉记者,那块坟地里曾有一座大宝顶,后被损毁,只剩下一座王八驮石碑,上有刻字,去年该碑也被盗走。

  《法制晚报》记者查阅发现,孙国玺墓为北京市第三次文物普查登记在册文物,但墓地上并无任何标志说明。现除园寝墙遗址,地表再无可见文物,只余地面上一个盗洞。

  罕见硕大宝顶 尚无文物名分

  同在上万村,西北一唐姓村民家小院内,隐匿着一座体量硕大的宝顶(坟丘)。

  宝顶拔地而起,高约三米,东南侧紧贴着民房,空间略显局促。

  打听宝顶的来历,村民们却知之甚少。小院主人唐先生告诉记者,他们都管这叫穆家坟,除此便一无所知。时有文物爱好者来拍照。

  《清代王爷坟》记载,亲王衔克勤诚郡王晋祺墓在上万村西。正是这座“无名宝顶”所在的方位。但与其相关的历史记载实在稀缺,这座宝顶墓主身份之谜有待破解。

  北京园寝遗址调查保护团队的杨晓晨分析,此宝顶绝无可能为村中富户或地主豪绅所建,只可与官方有关。非亲王郡王宝顶,也至少是一二品大员之墓葬。

  如今宝顶尚未获得文保单位的名分,却或将面临拆迁的命运。

  清王爷家族墓 28年无文物“身份证”

  在房山区磁家务“北京市一商局”仓库院内,矗立着一座石牌坊。也因无说明标记,鲜有人知它拥有300年以上的历史,且见证了清代庄亲王家族墓地的兴衰。

  《清代王爷坟》中记载,庄亲王府作为清初八家“铁帽子王”(世袭爵位)之一,共有亲王十三位葬在了磁家务。1927年,庄亲王溥绪将磁家务的树木卖掉一部分,换了钱花。不到一年,东北第一军司令于学忠的部队到达磁家务,将庄王坟盗发。房山县柴厂村的刘振山步其后尘,连盗墓带“扫茔”。1974年房山县水泥二厂盖楼房,将这里的建筑物拆除,这座石牌坊成为了庄亲王家族墓屈指可数的幸存遗迹;1986年公布为区级文物保护单位。然而过去了28年,它却还没拿到这个“身份证”。

  没了墓碑记载 民国报人成“无名氏”

  在海淀区一处叫红山头的墓地,在民国年间是香山慈幼院的公共墓地,山林间隐匿着一块百余平方米的墓园。这是《新民报》(新民晚报前身)创始人之一、民国报人吴竹似先生的长眠之地。

  吴竹似先生的墓园坐北朝南,周围环以长方形围墙,墙体由青黄色毛石砌成,现已损坏大半。墓园内杂草丛生,周遭人烟稀少。

  吴竹似生于1908年、卒于1931年,终年23岁。他是民国时期的一位青年才俊,文笔清丽,数千言的文字片刻即可完成。风度雍容,办事勤谨快捷。

  当地人告诉记者,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吴墓中多半石料被搬走,80年代又遭偷盗,原有石供桌等物丢失。

  文物爱好者吴晓平告诉记者,去年,墓园内尚存一通青灰色墓碑,上面镌刻着吴竹似短暂的一生。今年记者发现,仅存的墓碑神秘消失,这块墓地从此“隐姓埋名”。

  1

  墓主:清太宗位下第五子承泽亲王硕塞第二子博翁果诺之墓

  地点:原址丰台区侯家峪、石构件移至7公里外青龙湖附近

  现状:墓地仅剩残砖碎石,区级文保碑倒地;青龙湖处供桌基本完整,香炉、宝瓶、蜡扦均有拆解

  2

  墓主:雍正年间安徽巡抚(正二品)孙国玺

  地点:房山区上万村西南

  现状:除园寝墙遗址,地表再无可见文物,地面只剩盗洞

  3

  墓主:身份待考

  地点:房山区上万村西北

  现状:藏身于民居间,或将被拆迁

  4

  墓主:清代庄亲王家族

  地点:房山区磁家务

  现状:只余石牌坊遗迹

  5

  墓主:《新民报》(新民晚报前身)创始人之一、民国报人吴竹似

  地点:海淀区红山头墓地

  现状:园内杂草丛生,仅存记载身份的墓碑失踪

  专家

  见证历史 非知名不该被轻视

  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会员曾一智女士认为,古墓遗址,见证了城市的历史发展。从身边点滴找回对文明的尊重,让这些散布在城市里的历史坐标得以延续,文化传承才不致断裂。

  北京市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刘卫东走访过北京多处古墓遗址,他分析说,古墓遗迹有实无名或有名无实的现象,主要集中在区级文物和第三次文物普查单位上。但文保级别低并不代表其文物价值低。主管部门的精力多放在级别较高的文物上,容易轻视这些非知名古迹,体现为思想重视不够、财政资金倾斜不够。

  说法

  将完善文物的基础设施

  就这一系列问题,记者致电相关区县文物部门。丰台区文物所工作人员表示,王爷坟“石五供”现状也曾有市民反映,他们会考虑完善告知信息。

  今天上午,房山区文化委员会文物科工作人员赵金波介绍说,在第三次文物普查中,孙国玺墓、上万村西的宝顶、庄亲王墓石牌坊都进行了普查登记,并要求其必须挂牌公示。就“无名氏”的现象,他们会逐一查证,并向乡镇了解情况,争取尽快完善信息。

  《法制晚报》记者从北京市文物局文物处了解到,在第三次文物普查的登记文物中,部分墓葬遗址、石刻等确实存在挂牌不方便的现象。他们会责成区县的文物部门,研究完善这些三普、区级文物的基础设施。(记者 崔毅飞 新闻观察员 孟国忠)

栏目列表
医药卫生 人文社科
农业科学 基础科学
工程技术
推荐内容
L波段大功率放大组件的设计
基于QC工具的微波组件故障分析与定
论房地产交易中的欺诈行为及其控制
波控系统的自动测试设计及实现
一种低成本便携式脉冲幅度测量装置
一种多通道对海观测SAR接收与信号
S波段连续波LDMOS功放的设计
C波段有源变频芯片设计
一种电子时间引信计时终点信号采集方
体育教学对提高大学生自我效能的研究
鲟鱼人工养殖病害发生的原因及防控对
热点内容
齿缘龟的生物学特性及繁殖养殖技术
SCI的选刊
国际英文学术期刊初选阶段的质量要求
数字出版的影响
学术论文在质而不在量
黄瓜穴盘育苗技术
期刊及SCI、 EI、ISTP、I
稿件多少字为宜? 如何联系你们?如
学术期刊的定位
如何进行科技论文的写作
关于重申禁止中国标准书号“一号多用


网站首页关于我们客服中心服务承诺友情链接

系统版权: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 2010 万方数字化期刊群
在线咨询:http://www.chinalnfo.com
建议采用IE 6.0以上版本,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页面